“我是峨眉山的蟒蛇,找妳兩千年了,現在才找

以下壹則事跡出自清代文學家袁枚撰寫《子不語》,希望大家看完之後,生起人身難得,中土難生,佛法難聞之心;
 
並勤修善法,上供下施,廣積福德和智慧資糧,護持正法,持戒,信願持佛名號,求生凈土;
 
同時希望師兄們善護身口意三業,戒殺放生,恒時利益他人,敬畏天地萬物;
 
 
正文
 
臨平的沈昌谷,是我戊午的同年舉人,年少英俊瀟灑。
 
有壹天他在路上遇到壹位僧人,忽然給他三顆藥丸說:妳將有大難,服用此藥或許可以減輕,到時我再來看妳。
 
僧人說完就走了。沈昌谷向來不信因果之事,回到家就將藥丸扔在書廚。
 
不久,他忽然生了大病,神誌不清,用四川的口音說:我是峨眉山的蟒蛇,找妳兩千年了,現在才找到!
 
說完就用自己的手掐住喉嚨,快要咽氣時,家人想起路上僧人所說的話,急忙尋找書廚的藥丸,可惜只剩壹顆了,就以水吞服。
 
沈昌谷恢復了意識,恍然記起了前幾生的事情。
 
原來沈昌谷在王莽時代名為張敬,為逃避王莽發起的戰亂,和嚴昌先生隱居峨眉山修仙,兩人壹起躬耕壟畝。
 
劉歆起兵謀殺王莽以響應劉秀,失敗後就和副將王均逃到峨眉山,拜張敬和嚴昌為師。
 
當時峨眉山的壹個山洞中有壹只大蟒蛇,腰大如車輪,每次出行必有風雷,莊稼多被損壞。
 
張敬想除掉蛇害,就令王均削好竹刺插在蟒蛇必經的路上,還在竹刺上塗抹毒藥。
 
蟒蛇果然出來,被竹刺刺死了。
 
這只蟒蛇修煉多年將要化龍,每次出洞都帶風雷而行,並非有心害人,被王均殺害後,想找主謀者報仇。
 
但是王均聽說王莽死後,就出山輔佐光武帝劉秀中興漢朝,官拜驍騎將軍。
 
他又派使者到峨眉山迎請張敬到洛陽,官拜征虜將軍。因官祿盛,蟒蛇無法報仇。
 
張敬在那壹世死後,轉生為北魏的壹位高僧;高僧死後再轉世為元朝的某位將軍,有戰功,蟒蛇又不能報復。
 
唯有今生僅僅是壹個舉人,所以蛇來索命了,有機會報仇。累世的轉生經歷,都是沈昌谷自己的口述。
 
家人問,路上遇到的僧人是誰?
 
沈昌谷說:就是嚴昌先生。先生當初推辭漢光武帝的聘請,不慕功名,獨自住山修仙獲成就,已成神仙。因為與我有香火之緣,所以來相救。
 
說完,沐浴整理衣冠後就去世了。
 
哀悼那天,那位僧人果然到來,哭泣禮拜後,對沈家人說,不要難過,了卻這樁因果公案,他仍當要回歸仙道。
 
說完突然消失不見了。(出《子不語》)
 
註:
 
殺業果報可怕,壹樁因果案,持續追債達兩千年,真是冤冤相報何時了。
 
因此請大家在平時的生活之中,戒殺、放生、護生、吃素,多結善緣,培養慈悲心和福德;
 
沈昌谷本來有希望躲過此命難,往昔的神仙朋友已經送給他三顆藥丸,可惜他不信因果,不信僧人,回家後將藥丸隨手扔在書廚,置之不理。
 
若是他聽話,壹下子吃了,可能蟒蛇又再次討報失敗,還要再等下壹次的轉生。
 
或許這也是業力成熟使然,哪怕有神仙外力上的幫助,他自己也不信不聽,神仙也只能嘆息無奈。
 
這就像世人福報不足,護法神哪怕再怎麽幫忙,雪中送炭也點不著火,夢中告知彩票號碼,醒來不是不信就是忘了。
 
縱觀沈昌谷的前世張敬之歷代轉生——
 
1、張敬,修仙者,後面棄仙從政,官拜將軍。
 
2、北魏高僧,具體修行不詳。
 
3、元朝將軍,有戰功。
 
……
 
今生:舉人。
 
從佛教徒的視角,當他投生為北魏高僧時,未往生極樂世界,未證悟解脫,轉生為壹位將軍,成為功名富貴中人,由此輪轉迷失,令人唏噓感慨。
 
那壹世,北魏高僧投胎後,因為胎障不知道前世,由於第七末那識的執著和喜好,他又成為了將軍,軍旗獵獵,兵荒馬亂之年,上陣殺敵建功立業。
 
到了清代,參加科舉,成為壹名孝廉,已經不信因果佛法。
 
這令我們對輪回的胎障、隔陰之迷深感震驚和怖畏:曾經的壹位高僧,如何轉世為壹個殺敵的將軍,再轉生為不信因果的讀書人。
 
今生持戒誦經壹生,若是執著羨慕富豪、高官,執念越重,來世越有可能轉生為這方面的人物,今生的修行就轉為來世的高官厚祿。
 
願大家都發願此生往生凈土,不退轉成佛!
 
附:
 
解冤往生
 
在宋代浙江上虞有個叫馮瑉的村民,年輕時從事打獵。
 
有壹次見到壹條大蛇,他拿著長矛就要去刺,當時蛇在山巖下想吃黃牛犢,馮瑉推巨石壓到蛇上;
 
蛇死後屢次來作祟,弄得他非常苦惱。
 
後來修懺念佛,屢年蛇不能加害。有壹天,馮瑉請來蓮社的同修法侶,壹起誦《阿彌陀經》,合著掌就往生凈土了。
 
這也是阿彌陀佛的力量加被所致。當我們誦《阿彌陀經》,念南無阿彌陀佛時,都有光明照身,使得各種鬼祟等不能加害,而且能解冤。
 
馮瑉最後走得很好,臨終也是念《阿彌陀經》,念完合掌坐化,生到了佛國。
 
對於修凈土的人來說,《佛說阿彌陀經》是根本經典,時時不忘,時時在這條路上走,時時得十方諸佛護念,安全地生到西方。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