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奇僧指點後,他經歷了壹場刻骨銘心的由死

阿明師兄在臺北市經營著壹家鹵肉飯,良好的味道為他積攢了不少回頭客,來吃的人不乏壹些街坊鄰居,看著與妻子忙碌著略顯壯碩的身影,誰都不知道看著憨厚的阿明師兄曾經是壹言不合就砍人的黑社會。
 
 
阿明師兄自小就父母雙亡,只能寄養在叔叔家,可叔叔家裏並不富裕,尤其是在多出他這個拖油瓶後,叔母就從未給過他好臉色,在家裏尚且如此,更別提是在學校裏。
 
每個學校都有壹些“老大”,整天不學無術,額外就是以欺負同學索取保護費為樂,阿明師兄那時候瘦瘦小小的,也就成為被關照的對象。
 
校園欺淩是壹直都存在的問題,即使是到了今天依舊無法徹底杜絕,阿明師兄不是沒有想過告訴叔叔或老師,可原本就是個孤兒,不是親生父母又寄人籬下,阿明師兄只能忍下所有的淩辱。
 
很多人經常會說小孩子不懂事,在今天更是被許多犯渾家長用來當做免責的借口,但其實小孩子很懂事,有些是懂事到令人心疼,有些則是懂事到令人發指。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壹個惡魔,最令人迷惑的是壹些人由於自己作死喚醒了惡魔,被惡魔傷害後還要以道德層面來為自己開脫,阿明師兄本就沒有受過公平與溫暖,隱忍並不代表他懦弱,而他心中的惡魔也被喚醒了。
 
那時好不容易高中畢業,阿明師兄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臺大,可是叔母卻不願在繼續拿錢出來填補他這個無底洞,而當時的阿明師兄有過壹個初戀,那時候還沒有“舔狗”壹詞。
 
情況很復雜,就是阿明師兄被初戀給耍了,甚至是當眾羞辱,這從小到大的壹切屈辱徹底讓阿明師兄走上不歸路,那壹晚他把初戀打成重傷,然後就跑了,開始拜碼頭成為壹個社會小弟。
 
在江湖世界裏有這樣壹句話,出來混就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只有不甘的過去沒有可期待的未來,也就是說隨時隨地縱然橫屍街頭也是理所當然,走上這條路的人就不能再存有任何的“善良”。
 
阿明師兄就是如此,他比任何的小弟都要忠心,同時也比任何人都暴戾,混了沒多久他的名聲就傳開了,甚至往上爬逐漸成為壹個角色,別人稱呼他的明仔也變成了明哥。
 
就在團隊要醞釀壹次大運作的時候不巧引發了警方的高度關註進行圍剿,老大分了壹些遣散費讓兄弟們各自避風頭,阿明師兄也拿到了壹筆錢,甚至還特意跑去鄉下避風頭,可混的人習慣了花錢如流水,這筆遣散費早就花光了,眼看老大並沒有召回他們,阿明師兄只好為了生計去工作。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句話可謂是真理,壹個混跡於江湖的人怎麽可能踏實工作?
 
這不是說阿明師兄偷奸耍滑,而是他始終覺得別人在針對他,做得多被說愛表現,做得少被說偷懶,這令阿明師兄暴躁不已,如果不是為了低調不引人註意,他早就拿刀教導這些人怎麽做人。
 
地藏心咒帶來的生死歷程
 
臺灣是壹個信仰氣息濃重的寶地,即使是混江湖的人,也多信仰關帝,阿明師兄的雇主老板就是個虔誠的佛弟子,據說老板信佛是曾經親見過上個世紀傳聞中借屍還魂的女主角,交談過後敬奉觀音大士,自己也以課誦大悲咒逃過幾次災禍。
 
信佛後就喜歡經常到寺廟裏布施,老板也常常會對被自己雇傭的阿明師兄等員工說教,可阿明師兄卻不信那壹套,他信神(關帝)是敬佩忠義,不是來聽因果報應。
 
如果真有因果報應,那些欺負自己的人行的就是惡事,怎麽不見報應到他們頭上,有些事還是得自己親力親為。
 
老板自然不知道阿明師兄他們的想法,可有壹次供養寺廟生活用品時就叫上了手底下的員工去搬運,而這次偶然的到寺廟供養卻是改變了阿明師兄的命運。
 
在高僧傳或壹些明清筆記中,都記載過壹些僧人的神異,如道濟禪師瘋瘋癲癲,卻能在適當的時刻為人指點迷津,這不是現代社會的普羅大眾能相比。
 
老板帶阿明師兄去的寺廟只是鄉下的壹間小廟,就在搬運生活用品的時候,有位師父(如今已不知掛單到何處)能夠察言觀色,即非常擅於相面,從面相上就能斷言出壹個人的吉兇。
 
同行的人都被這位師父說的準確無比,連是否成家,有沒有兒女,父母健在等都斷的壹清二楚,阿明師兄被勾起好奇心,也讓這位師父相面,這位師父也準確的說出了他父母早亡,六親無靠的身世。
 
到阿明師兄問運程時,師父只是回答讓他多行善事免得太陽落山壹片黑,其實所謂的問運程是阿明師兄存有的壹點私心,他原本就是個平凡人,任人欺負他,只有混跡江湖的那段時間才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候,如今避風頭工作回歸平凡,這讓他心有不甘。
 
在他的心裏其實早在踏入江湖的那壹刻就決定要混出個人樣,他要風風光光,他要讓當初每壹個欺負過他的人都跪在他面前,包括那個被他罵了無數遍的賤女人初戀,還有壹直刻薄他的叔母,所謂的問運程其實就是問何時才能繼續回到江湖中。
 
師父的回答令阿明師兄心中非常不爽,甚至問候了師父家屬無數次,當師父轉入大殿出來後又交給他壹本經書時,心裏的問候更加強烈了。
 
阿明師兄只好推脫說自己不會念經,師父想了想,翻開書教他念壹句地藏心咒,說如果阿明師兄想前途無量,就念這個,心中所想就會如願。
 
如果不是驗證過師父相面的能力,阿明師兄絕對會把他當做招搖撞騙的騙子,可師父的最後壹句話仿佛壹種魔力,讓阿明師兄接受了下來,接受的原因就是他心中的不甘。
 
那個時候內地幾乎沒有修誦地藏心咒的人,絕大多數者修誦的都是滅定業真言,甚至會在壹些論壇交流心得,對於這些阿明師兄是壹無所知的,他只知道看面相的和尚說這個咒語有利於他,念就行了。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阿明師兄並沒有任何虔誠可言,喝酒吃肉玩女人都是江湖人的常態,唯壹會的咒語也只是設想中日後能夠讓自己混更好的幫助,雖然並不知道咒語是個什麽意思。
 
不幸的消息還是傳來了,他的老大黑吃黑被人幹掉了,所發展起來的堂口也被警方壹鍋端,除了壹些典型的“大魚”外,壹些不大不小的雜魚都逃過了壹劫,樹倒猢猻散,這令阿明師兄心中很難受。
 
不是不可以轉投到其他“門下”,只是在嚴掃的情況下壹些老大都不得不借助壹些正經產業來洗白,阿明師兄忽然有壹種後悔,就是在自己如魚得水的時候,怎麽不殺回家,就算弄不死那些欺負過自己的人,可教訓壹頓出出氣也好。
 
如今自己也只能龜縮在鄉下避風頭,阿明師兄饒是如此想心中更是郁結不已,加上來自平凡生活中的其他壓力,他終於開始做噩夢,噩夢裏出現的都是那些曾經欺負過他的人以及他混江湖砍的人。
 
夢境原本是虛幻,可壹次次的身臨其境最能崩潰人的思想,尤其是有壹次阿明師兄夢見了自己被人肢解,夢裏的他雖然念出了地藏心咒,可並沒有神佛來解救他,反而是引的那些人紛紛瘋狂的虐殺。
 
人在沒有休息好會特別憔悴,阿明師兄也是壹樣,經常走神,就在同事又壹次數落他後他終於徹底爆發了,不止暴打了同事,同時所有的遭遇讓他徹底絕望,拖著那個同事跳了樓,所幸二人皆無大礙,可阿明師兄在跳樓的那瞬間卻來了壹次神奇的遊歷!
 
阿明師兄說當時跳樓後讓他真正的相信了因果善惡,他當時是絕望無比,在跳下去的壹瞬間有壹種解脫感覺,就是認為終於壹切都結束了,可當他恍然失神才發現自己站在壹個灰暗的路邊。
 
有壹條無法掙紮抗拒的鎖鏈綁住了自己拖著走,把他帶到了壹處類似城隍廟的地方,他見到了很多廟裏供奉的神明都在懲罰人,他還和城隍爺爭論,可城隍爺依舊斷定他有罪,就在他甘願受罰的時候地藏菩薩出現了。
 
地藏菩薩把他帶走,壹路上和他說了很多話,他當時非常認可覺得熱淚盈眶,可到醒來後才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頭上裹著紗布,地藏菩薩在冥界對他說的話也只記得“念念皆心生”。
 
再後來老板為他聯系了叔叔,他被起訴可由於事出有因加上當時有人證,叔叔代他賠償了壹些湯藥費,而他因為混黑幫雖然有過火拼傷人,可沒有涉及到壹些核心,只是判處了壹段時間的勞改。
 
在臺灣的很多監獄裏,其實都有安排人給上佛法課,為的就是用佛法來消彌罪人的戾氣,阿明師兄在監獄裏學了佛法,對於很多事情有了壹個新的認知。
 
尤其是離奇的“還陽”經歷,讓他對地藏菩薩的真實存在以及地藏心咒,換了壹個心念來受持,而出獄後的他也終於迎來人生的善緣,不僅找到了賢惠的太太,還開起了餐館,從生到死,由死復生最為刻骨銘心。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