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下貪了朋友十幾萬,多年後發生壹件事,讓他

那是壹個晚上11點多,壹名司機在駕駛公司的轎車回家途中,被壹輛電動車追尾,電動車上的人被撞成了重傷。
 
轎車是壹家公司的,司機見發生車禍,第壹反應是叫救護車、報警,接著打電話向公司老板匯報。
 
隨後,交警來了,做了各項勘察記錄。
 
 
救護車也來了,將傷者送去醫院。
 
但公司的老板卻始終沒露面,也沒派人來處理。
 
老板在電話裏對司機說:“車雖然是公司的,但這個時間既不是上班途中、也不是下班途中,而是妳自己開著公司的車辦私事,這車禍公司不承擔責任,妳自己搞掂吧。”
 
司機叫苦不叠,他對交警說:“我只是個下崗工人,剛被公司聘請當司機,壹家老小就指望我壹人養家糊口,這醫療費我哪掏得起!”
 
交警於是便查這輛車的車主,發現這車登記在壹位姓李的人名下,而這姓李的人,就是王師兄的老公。
 
王師兄的老公半夜接到交警電話,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這公司老板是他的朋友,那朋友曾借用他的身份證去購買並辦理過汽車牌照的,更加糟糕的是,這輛車的全險投保剛剛到期,正好卡在還沒續保的空檔,也就是說,是沒得賠償的。
 
傷者家屬找不到人負責治療及理賠費用,便將車主王師兄的老公告上了法庭,聲稱傷者傷勢嚴重,面臨癱瘓,要求王師兄老公不僅要承擔醫療費、誤工費、訴訟費等費用,還索賠壹百萬作為傷者今後的生活費。
 
真是禍從天降,王師兄壹家平白無故地攤上大事了。
 
第壹場官司焦點主要圍繞事故責任主體方面。
 
在法庭上,無論怎麽申辯,這輛車確實登記在王師兄老公名下,既然沒人承擔責任,那就只能由車主負責賠償。所以法院把王師兄家的房產、銀行賬號都凍結了。
 
官司打下來,最後判決王師兄家賠付傷者壹百萬。
 
王師兄老公不服壹百萬的判決,提出上訴。後經過調查,發現傷者提供的傷殘證明有假,再根據交警提供的材料,電動車司機屬酒駕追尾,車禍責任各半。
 
最後,法院判定王師兄壹共賠付傷者38萬元。
 
王師兄賣掉了壹間店面,還向親友借了錢,才把這場官司了結。
 
事後,王師兄打電話給老公那當老板的朋友,希望商量壹下賠款的事。
 
誰知那老板說:“有啥好商量的?妳們找司機要錢去!”
 
“司機壹下崗工人,哪有這麽多錢?”
 
“沒錢就找我要?司機是妳家介紹來的,給公司造成了損失沒找妳們算賬,妳們還倒找我?”
 
老板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再打過去,電話關機了,後來就再也打不通了。
 
王師兄越想越覺得冤枉,38萬啊,夫妻倆起早貪黑的,賺錢多不容易。老板是搞房地產的,近幾年賺大發了,38萬元根本不算個事。
 
說來也是奇怪,這位老板平時不像這麽不地道的人,怎麽在這事上不僅賴賬,還賴得這麽理直氣壯的?
 
有天晚上,王師兄和老公討論老板賴賬壹事。
 
她老公沈默了壹會兒,嘆息說:“妳們信佛的不是常說因果報應嗎?可能是我的報應來了。”
 
她老公接著說:“十多年前我不是跟他合夥開公司嗎?那時我管財務,暗地裏撈了十幾萬,現如今連本帶利都還給他了……”
 
王師兄壹聽此言,驚出壹身冷汗:“老板知道這事啦?”
 
“不知道。但這次車禍,他死活不肯出錢,也許冥冥之中我就該還他這筆錢的吧。”
 
王師兄壹聽就明白怎麽回事了,她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還好現在還他了,否則利滾利的後果更嚴重。還了就心安理得了!”
 
從此王師兄也不再糾結此事了。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