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呆!虛雲老和尚幾次不可思議的神通示現

雲居山的地都是泥巴土,經常下雨,壹般人走了壹趟回來,鞋子自然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虛雲)老和尚的鞋子,從來不見有泥巴。
 
奇怪的是,當我們走在他後面,留心註意他走路時,明明是見到他的鞋子踩在泥巴土上;但是回來後,我們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沒有沾上半點泥巴。這其中的奧妙,我們至今還搞不清楚。
 
 
壹九五七年真如寺關外山上失火,大眾師父都去救火,老和尚也叫我們跟著他去打火。
 
初時,他穿壹件短中褂,步履輕快地在我們前面走,當走到趙州關外將要上山時,前面的老和尚突然不見了,卻見他在離我們好幾丈遠的壹塊大石頭上站著。
 
我們不禁大喊:“老和尚,您剛才還在這裏,怎麽壹下子跑得那麽遠呀!”
 
他站在高處說:“妳們快點打火啊!”我們真不曉得他是怎麽走過去的。
 
壹九五七年的五月中旬,水稻田裏的秧苗剛插下不久。山中連續下了幾天大雨,山洪暴發,安樂橋都被沖斷了,挾帶小石泥砂的洪水翻越山溪堤埂,快要沖往稻田了。
 
時間大約是中午十二點多,宏清師剛從小廚房出來時,很意外地發現老和尚獨自壹人在風雨中。
 
老和尚沒有打雨傘,身穿衲襖,腳穿羅漢草鞋,由安樂橋溪堤緩向東行,朝稻田方向走去。
 
他馬上趕緊拿了壹把雨傘,自己也打了壹把,跑向老和尚處去了。
 
奇怪的是,他發現老和尚走過之處,洪水就不往稻田裏面沖,反而都沿山那邊向東流,高出稻田邊、溪堤數尺之高,即是洪水不往低流,反而向高處沖!
 
就是這樣,剛插秧的稻田便免遭洪水泥砂淹沒之患了。之後,老和尚走至佛印橋,站在那裏。
 
宏清師便回來喊印開當家師,當家師知道後便壹面安排打出坡板,壹面自己走去老和尚處,請問他:“這樣大雨,您老人家怎麽壹個人跑出來呀?”
 
老和尚說:“我不出來,上面的幾十畝稻田就沒有了,都要被山洪泥砂覆蓋了,到時還哪有谷子收呢?”
 
當時,我們見到老和尚的衲襖上雨點並不多,只有腳穿的羅漢草鞋被雨水打濕了。真是道人走過的地方,水也要讓路。
 
他老人家行住坐臥的威儀很嚴正,真正做到“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
 
他站起來都是雙手下垂,頸靠衣領,筆直地走路,也經常對我們說“身直影無斜”,即身子筆挺影子壹定是直的。
 
他老人家隱喻著用功辦道的人,若有直心,決定能夠成功。
 
他老人家平生的壹言壹語都是我們的指引,壹舉壹動都是後人的榜樣。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