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神了!這位高僧放生時,到場的神秘生靈,竟是……

活佛若幹年來為了救度眾生,長年在外奔馳,可謂席不暇暖。他一走到那裏,他的弟子們得到消息,都是爭相迎請供養。
 
他本人是隨緣安禪,只要有人請他,有請必到。有時不請自來,卻不分貧窮富貴人家,也不分是男弟子女弟子,一視同仁。
 
據活佛的弟子傳說,每每一想念他的時候,想不到他就來了,認為是一件奇事。
 
 
活佛他在外行教化,也不知吃了若幹苦頭?並且還嘗過好幾次鐵窗風味,變作囚犯!那是為了甚麽呢?說來話長。
 
原來活佛的風度,是瘋瘋顛顛慣了的。終日嘻嘻哈哈,從不講究威儀,又不避忌男女嫌疑,放蕩形骸,一切隨便。
 
他給女人治病,有時用手在女人身上按摩,這一點,是腐儒偽君子們看不順眼的。有時他向著女孩子們說些似顛非顛的話語‘你要把褲帶系緊哪!’
 
這類話,差不多是活佛的口頭禪語。
 
由於這種關系,就引起了一般儒門之徒的譏嫌。由嫌生誹,由誹生謗,因而就造出謠言來汙辱活佛,說他不守清規。甚麽‘男女授受不親’嚕!甚麽男女混雜嚕!由誹謗漸漸生起陷害他的心。
 
有好幾次活佛就是這樣莫明其妙被警察廳捉將監裏去。
 
據說他第一次坐牢的時候,還是他的女弟子黃宗漢女士(先烈黃興夫人)擔保出來的。
 
說來還是一個大笑話哩!
 
因為那位警察廳長出言不遜,黃夫人竟大鬧公堂,她質問廳長:‘你的屬下是以甚麽罪名逮捕活佛,把他拘留起來?他犯了甚麽罪?有沒有事實根據?’
 
廳長說:‘那個和尚在外招搖惑眾,常同女人在一道打混,摸女人的身體,有礙風化,是個不守清規的和尚,所以要把他拘留起來。’
 
黃夫人駁道:‘你說他招搖惑眾,這四個字的含義,是包括有欺騙錢財以及擾亂社會安寧秩序行為,活佛他從來不受人的金錢供養,亦不作任何宣傳,只是一心勸人行善吃齋念佛,那末,招搖惑眾的罪名根本不能成立。
 
至於說他常同女人打混,行為不檢,要曉得活佛他是慈悲心腸,有病苦的人求他醫治,不問男女,一例結緣,從不受分文酬報。
 
照你所說他同女人周旋就是不規矩,有嫌疑,要曉得他是我的師傅,我是他的弟子,照你這樣說,連我的人格也受到汙辱了。’
 
這一番話,駁得那位廳長無詞以答。
 
接著黃夫人又帶著教訓語氣說:‘當警察的職責,在安民保民,像你們這般胡鬧,簡直是擾民害民,我想不到民國時代的官廳還同專猘一樣黑暗野蠻!試問,你們對得住先烈嗎?我們當初革命冒險犯難,倒是替你們這些不信聖賢仙佛的人打了天下,真個叫人灰心!’
 
把那位廳長罵的狗血淋頭,他知道黃夫人的來歷身份,也只好忍受,把活佛釋放出來。
 
過了一個時期,活佛又被關進拘留所。
 
這一次,是故意要同活佛開玩笑,要考驗他。
 
說他既然是活佛,就可以不吃人間煙火食物,乃把活佛關在一間黑房裏,不給飯吃,也不給水喝......
 
又鬧笑話了!
 
活佛在黑房裏,仍舊不忘他的話頭,放開他的噪子唱念‘誰……念……南……無……阿……彌……陀……佛’。
 
最初一兩天,只不過是有一聲無一聲的叫著。
 
那些警員們聽了他這個怪聲怪調,說:‘我不給你飯吃,看你有多大氣力再叫。’
 
到後來,他不計晝夜唱佛,聲音越唱越大,鬧的大家不能睡覺。把他餓了十一、二天,他的精神氣力反而愈加強壯。
 
無法,只好把他放了出來。
 
據說末後一次把他關在監裏時候,他在監牢裏,警官看到他頭頂上放光,受到感動。
 
釋放他出來之後,反而做了活佛的弟子,皈依三寶,長齋奉佛。
 
自此以後,那些腐儒們再也不敢興風作浪陷害活佛了。
 
活佛,他非但對一切人慈悲,解脫人的疾病苦難,就是飛禽走獸魚鱉之類,他一樣是有同情心。
 
他不計走到那裏,都是歡喜放生,這件事,成了他生活上一個經常節目。
 
提到他‘放生’,也是一件可笑又可感的事。他身上老實是一文莫名的,無錢,怎樣買放生物呢?而且他‘放生’並不是少數,每次都是大批。
 
他的方法卻妙到極處,也像買米買油布施金山寺一樣,他跑到魚行去,看見有魚,鱉,蝦,鱔,烏龜,螺蚱這些小生命,他就買上好幾擔。
 
只要是活的,他都買來。錢的話,那是完全過賒。
 
魚行老板都知道他是買去放生,認識他是金山活佛,賒給他比賒給別人更加放心,是分文不會少的。
 
他把那些小生命買來之後,照例是慎重其事先給它們說‘三皈依’,又念誦幾遍大悲咒。
 
放生時候,他必定是要親自去施放,一點不馬虎。
 
有一次,我說:‘這件小事,何必要自己勞神送去。’
 
他說:‘你只認識佛心,卻不認識人心,我不親自送去,說不定送到半路上轉了彎,放“生”反而變成放“死”了。’
 
活佛他修作功德,可謂是‘直心,真心,深心向道場。’
 
有一次,活佛帶著他的男女弟子去南京下關大江放生,邀我一同前去。歡送那些小生命恢復自由,這是一件樂事,我也很高興隨喜跟去。
 
這一次,卻給我看見了一個從未見過的奇異鏡頭,也得到佛說:‘大地眾生,皆有佛性。’那兩句話的證明。
 
當木船劃到江心,把那些小生命倒入水中的時候,只見它們好像不舍的樣子,結成一群一群排在水面上,並不馬上遊開去。
 
最奇的,是那些小生命的頭一齊向著舶艙上的人,兩眼一眨一眨地,似像表示感謝活命之恩?
 
活佛向那些小生命揮著手說:‘弟子們,今天你們得到快樂了,往後不要再貪圖食物亂鉆亂撞,要愛惜你們的生命,去罷!’
 
猶如小孩子聽了大人的吩咐一樣,它們這才慢慢分散開來。
 
還有更奇的事,當木船回頭走的時候,已經劃了一程,忽然發現一條很大的長蟲,跟著船背後遊來,並且把頭伸出水面。
 
大家見著很驚奇,仔細看去,既不像蛇,也不像鱔魚。
 
其身雪白,兩顆眼珠凸出有光彩,頭成三角形,扁嘴巴,身長約有六七尺,身體有茶杯口粗大。
 
大家看了都認不得是甚麽東西,活佛笑嘻嘻地說:‘大家念佛,不要管它。’
 
只見它跟著木船遊,有時遊到木船左面,有時遊到右面,老實跟蹤不舍。
 
船快要劃到岸的時候,只聽活佛對那條大蟲說:‘龍王菩薩,辛苦你了,我們快到岸了,你也不要再送了,請回去罷!’
 
說罷之後,只見大蟲把頭向水裏一埋就不見了......
 
那件事,我至今還想不透,未必當真有龍王嗎?當真是龍王來送我們嗎?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