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丈夫,前世是驢——做人,就是來還債的

那麽人為什麽做人?我們做人,就是來還債的。還什麽債?還倫常的債、還世間的因果債。妳還這個債,就能了這個債;妳不還這個債,債就不能了。
 
也就好像什麽呢?好像我們欠人的錢,就還人的錢;不還,債就不能了了。人在世間上,也就這樣的。
 
 
我又想起來壹個公案。有個家庭養了壹只驢,就天天用牠來拉磨。磨坊的主人嫌驢走得慢,在磨坊裏,天天拿著壹把竹掃把打它,趕著這驢拉磨,叫牠來為他做工。那麽這壹生完了,來生這只驢就轉生做壹個男人,打驢的人就轉做壹個女人,兩人就結婚了。
 
結婚,妳說怎樣呢?這個男人壹天到晚就打這個女人,無論拿起什幺東西就打,或者吃飯的筷子拿起也打;壹天到晚連打帶罵,她做什麽都不對。
 
啊!打來打去,這壹天這個女人遇到寶誌禪師來了,就說:「唉!我的丈夫不知道為什麽天天都打我?您老修行是得五眼六通的,請看看我們這是什麽因果,為什麽他天天這麽打我呢?」
 
誌公禪師說:「喔!妳們兩個什麽因果啊?妳前生是個男人,在磨坊裏頭,用壹只驢為妳磨面粉,妳天天打這只驢。現在這只驢就轉生做男人了;妳啊,就是打驢那個人,現在做女人。
 
妳們兩個結婚了,所以他天天打妳,就因為妳以前天天用掃把打這只驢。壹只掃把是由幾百條竹子做的,妳現在要想解這個冤結,我教妳壹個方法。
 
妳把家裏所有的東西都收起來,就留壹支用馬尾織的拂塵,那個叫蠅甩子。他看沒有其它東西可打的,就會拿拂塵打妳;打完了,妳就告訴他說,前生妳是個趕驢拉磨的人,他前生就是那只驢,因為天天被妳打,所以現在他也天天打妳。
 
那麽他用馬尾子織的拂塵打妳,這個壹下子就有幾百條,所以他打妳壹頓,今天就把以往的債都還了。妳對他說明白以後,他就不會打妳了。」
 
她果然就把所有的物件都藏起了。她的男人回來,不由分說,就要打她;各處找東西都找不到,只找出壹支馬尾子,劈頭蓋臉就打。
 
以前他打,這個女人就跑;這壹次打,她就坐在那兒挨打,等他打夠了,就問:「餵!我以前打妳,妳就跑;今天我打妳,妳怎麽不跑?」
 
她說:「妳不知道妳打我是有前因後果的。今天寶誌禪師來,我請教他,為什麽妳天天這麽打我呢?他告訴我說,妳前生是只驢,因為我叫妳拉磨,天天打妳;所以今生妳投生做壹個男人,我變成壹個女人,兩個人結婚,因此妳天天要來打我。他教我把拂塵放在這兒,等著妳來打我,叫我不要躲避;那麽妳今天打完了,我們倆的債就沒有了,以後再不會打架。」
 
這個男人壹想:「喔!原來是這麽壹回事,那我現在不可以再打了,我今天若打她多了,來生她又要打我。」從此之後,兩夫婦不再打架了。
 
由這壹點看來,人世間誰和誰有緣,誰和誰沒有緣,誰和誰是夫婦、父子、兄弟,這都在往昔有壹種因果,所以今生才做這種眷屬。我們若明白因果,就應該要改變因果——往好的做,不要往錯的做。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