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虛雲老和尚也是壹位“風水大師"

虛雲老和尚所到壹地,就要考察周圍的風水環境,據載壹九五七年六月上旬,天氣酷熱,壹天,虛雲老和尚忽然要到五老峰頂看地形。當時有晴空、凈行、傳印師等人,陪同大師上到山巔。雲居山頂是群峰簇擁的壹塊平地,宛若天然城廓,人稱“蓮花城”,可能在修行人的眼裏,更像壹個蓮花座。
 
由此我想到近年來我曾追隨虛雲老和尚的足跡,考察過經他調整風水的名寺,留心學習了他成功調整風水布局的作法。
 
 
壹九三四年,虛雲老和尚住持南華寺,第壹件事就是整治風水環境,首先進行風水環境現狀勘察,發現南華寺的風水格局犯了五忌“寺後橫山是象牙,乃本寺之主靠山。自憨山挑培以後(明朝萬歷年間南華寺住持,重興南華未果),歷次修繕者,不審山脈,削去靠山,使飛錫橋水直沖寺後,形成洗背水,此壹忌也;龍潭之右小岡,形似象鼻,系寺內之白虎山,挖斷數處,包圍不密,缺乏遮蔽,此二忌也;外往曹溪路之山坳,破缺多處,正當北風,又無叢林掩護,此三忌也;寺之前後靠向不正,頭進山門,中有深坑,墓地丘陵起伏,穢積亂葬,坎坷寓目,幽明不安,此四忌也;雲海樓下之井,名羅漢井,井右有壹高坡,逶迤達天王殿門口,成為白虎捶胸格,此五忌也。寺後大山,雖號雙峰,其實太弱,更因寺之坐靠不依正主,以凹窪為背,是以日漸衰弱。”
 
虛雲老和尚在充分了解南華寺風水缺陷後,毅然因地制宜,大力整改風水環境:
 
(壹)更改河流,改變反弓格水形,以避兇煞。壹夜雷雨大作,水漲平堤,沖開新河,舊河已被泥土淤塞,砂石湧起,形成寺前之壹字案,此為天意促成。
 
(二)改門向:舊日山門在樟樹西邊,越過深坑乃得出入,不成門面。山門外雜亂無章,野葬縱橫。因此先遷葬亂墳,挑平土石,即以土石築成左右護衛山,高有數丈,以其基地改為曹溪正門。外辟廣場,栽種樹木,緣蔭翳天,白雲覆地,望之儼然壹清凈道場。
 
(三)培山主和平衡左右護砂:南華寺寺所枕山,形像似象。後人將方丈後之靠山,分段鏟去,使寺後落空無主。寺坐象口,其左右系象之下頷,夷成平地,陰陽不分。其右系象鼻,應當高聳,分節起伏,又被人在毗盧井處切斷,壹路挖平,直到山門,成大空缺,又無樹木擁護,遠望孤寺無依,近察鼻節已陷,殊痛恨也。虛雲老和尚指揮眾人拆平舊殿堂及丹墀時,所有土石悉歸三處。右高於左,形象鼻也,稍曲而東,形鼻之卷也。中鑿蓮池,象鼻之吸水處也。培高後山,依倚固也。三處皆栽風水林,藏風聚氣。
 
虛雲老和尚,對佛教祖庭壹往情深。他中興雲門寺也是風水大手筆。雲門寺由五代時期的文偃禪師開創於後唐莊宗同光元年,歷史悠久,是雲門宗(佛教五大禪宗之壹)發祥地。
 
歷史進入民國年間,雲門寺已逐漸衰廢。當時住持南華寺的虛雲目睹雲門祖庭淪落,就連雲門祖師——文偃大師的肉身也兀坐於危殿之中,痛心的淒然淚下,發願重修。1943年在李濟深、李漢魏、鄒洪等諸大居士的護持下,虛雲移錫雲門,像整理南華寺風水環境壹樣,他首先觀察山川形勢,為舊寺把脈,查出風水癥結:“寺坐西北向東南,乾山巽向,大殿三門,正對雷公嶺,於風水格局均屬不利。左側背受山沙溪流之沖煞,右前方遭白虎山之威脅,左前方不現青龍嶺,於整個堂局不相稱合......”
 
然後虛雲大師對癥下藥: “改正山向,仍坐西北向東南,取辛山乙向,置大殿三門,正對觀音嶺,如此有四利焉:壹者,全寺靠正主山,不形偏倚,且避免左側背山氣之沖煞;二者,青龍嶺高於白虎山,免除右前方之威脅;三者,正對觀音嶺,案山佳勝,諸峰羅列,並有大小旗山,形成貴人拱衛之象;四者,全寺梵宇,稱合整個天然局勢,後座穩靠,前面開展,左右擁護,兇煞盡避,吉向全收。”另在大殿左側沙溪沖煞處人工堆築擋煞砂。
 
由上述事例,加上我在雲南雞足山所觀察的虛雲老和尚所主持的名寺,都可見他老人家是風水大師,註重形法上的山水平衡。所調整的寺院格局無不體現四神象的美學理念。四神相應指的是“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符合四神相應的地形都是最佳的地形。在過去懂風水的工匠營建陰陽宅,都是按這樣壹個風水理想模式來定向和施工。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